山水中国(45)|槐花飞羽醉满城

2020-4-30 13:11   来源:湘军湘语   作者:管苏清   选稿:丁怡隽

  故乡的五月,满城槐花香,儿时的我像过节似的。自家院中有棵参天古槐,几个玩伴手挽手,才能箍一圈。那满树的串串槐花,像一群群羽毛洁白的小鸟,随风飞动,留给我永恒的乡愁。

  两千多年前,西汉武帝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建盐渎县,东晋安帝义熙七年(411年),盐渎因“环城皆盐场”而更名为盐城。小时候我们叫环城河为串场河,就像歌里唱的,“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河畔槐树、柳树是最常见的树,枝枝杈杈是柴禾,树干可打制板凳、课桌和门板,其它也派不上什么用场。很多大人认为它不成材,不稀罕不待见。但我们孩子却有不一样的想法,槐花香香的,既好看,又解馋。在我的记忆中,五月槐花盛开,抬眼望去,一串串白莹莹的槐花,从绿叶间探出脑袋,清风摇曳里,抖落的清芬香气,弥漫四野,清而不淡,芬而不浓,深吸一口气,精神倍爽。

  轻风徐来,槐花碎玉般纷纷摇落,院中觅食的小鸡也会争抢饱餐。在我故乡,槐花可食。每年槐花开,母亲会摘一些回家,就着院子里的阳光,把含苞欲放的花朵 一颗颗摘下,清水淘洗晾去水分,和上细白的面粉,上笼屉蒸烧,灶膛里柴禾慢慢燃着,时不时发出响声,蒸汽带着槐花的清香,绕锅沿徐徐喷出。时光深静且温馨,借由五月的槐花,喂饱我童年不知饱的肚子。

  吃着槐花饼,手捧《水浒》,我感觉像神仙了。第一次看到此书,是小学三年级,时代要求批宋江,印刷厂昼夜不停开印,上、中、下三册,从同学手中借来一册,便连夜躲在被窝里看完。每次想林冲、武松等好汉,都要到图书馆或向同学借,这故乡的“文曲星”一一施耐庵,太让人喜欢了。后来我写人物,向前辈乡贤偷学了不少功夫。那时老师告诉我,施家就在数十公里外,是人烟稀少的海滨白驹镇。隐居著《水浒》,施耐庵以惊人的艺术才能,将梁山豪侠形象刻画得淋漓尽致。其题材与元末风起云涌的农民起义有关,水泊梁山的一百零八条好汉,其实就是元末起义军将领的影子。

  如今白驹镇,建有施耐庵纪念馆,清流环抱,荻港萧萧,沙鸟低翔,渔舟缓唱,芦苇茂密,有着浓郁的《水浒》气息,犹如到了梁山水泊。施耐庵自幼聪明好学,才气过人,事亲至孝,为人仗义,19岁中秀才,28岁中举人,36岁与刘伯温同榜中进士。其曾在钱塘(今杭州市)为官三年,张士诚起义抗元时,施耐庵在他幕下参与谋划,后因张贪享逸乐,不纳忠言,弃官回乡。相传刘伯温曾上两本,在洪武皇帝前保奏:“施耐庵本领胜臣十倍,若教他做官,一定有好的政绩。”洪武 帝准奏,下诏书召他进京,召了几次,他推脱有病,谢绝了圣上的好意。否则,文学史上少了《水浒》,也不够热闹好看了。

  这片热土,后来风起云涌,成为新四军抗日根据地,家中的亲人扛枪打鬼子,一去没回头,“军烈属之家”的木匾太重了!

  故乡对于我,有着割不断的深情。就像对丹顶鹤,给了救命的口粮,还有大海,以及比大海更宏大的生命。盐城国家级珍禽自然保护区,主要保护对象为丹顶鹤等珍稀野生动物,及其赖以生存的滩涂湿地生态系统,这里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委员会协调理事会批准为生物圈保护区,列入世界自然遗产。

  这里有一个珍禽驯养场,徐秀娟为鹤场首任场长。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全中国曾经都在唱《一个真实的故事》(又名《丹顶鹤的故事》),这是歌唱家朱哲琴为徐秀娟凄美深情的歌唱。徐秀娟从小爱养丹顶鹤,大学毕业后,还是一心养鹤。为了救一只受伤的丹顶鹤,滑进了沼泽地……为何片片白云悄悄落泪?为何阵阵风儿轻声诉说?还有一群丹顶鹤,轻轻地轻轻地飞过。中国第一位驯鹤姑娘,攻克了世界性难题,年仅23岁就离开她挚爱的世界,成为我国环境保护战线第一位因公殉职的烈士,留给人们如何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的叩问。

  可惜的是,现在回故乡,幼时家门前摇撸跑船的清粼粼河流,后来都被填平了,改成了马路;古槐也被成片砍伐了,留给人们的只是念想和故事。槐花又开了,犹如回到故乡,仿佛时光流转,一树繁密的花串,满是家院的清香。岁月日久,故乡再也回不去了,他乡即故乡。

  只不过铭心刻骨的故乡,永远还是故乡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