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城18家商业影院每月放映一场无障碍电影

2019-10-17 15:42   来源:解放日报     选稿:郑婕

  前天7时许,家住宝山的视障人士张阿姨就出门了,从地铁7号线潘广路站上车再转13号线,就为赶到国泰电影院欣赏一场专为视障人士播放的《攀登者》,“身边亲友都在讨论这部电影,我也有机会了解了。”

  这是由上海广播电视台东方广播中心与市残联共同主办的无障碍电影公益放映中的一场——上海18家商业影院,每月放映一场无障碍电影。如今,越来越多正在院线上映的最新电影,视障人士也得以同步欣赏。尽管如此,一些视障人士坦言,如果不是有组织的活动,他们仍难走进电影院。在“无障碍”意识日益普及的今天,是什么阻止了他们走进电影院的步伐?

  片方授权制作无障碍版

  “为了这个项目,我们特别签署了保密协议。”无障碍版《攀登者》脚本撰稿人王君芳说,作为仍在院线上映的大片,《攀登者》能让视障人士与健全观众几乎同步观看,首先是因为片方上海电影集团提供了版权。

  王君芳此前创作过4部电影的无障碍脚本,撰稿人通过对画面的描述,结合电影对白,帮助视障人士在脑海中构筑起电影的光影画面。不同于一般的文章,无障碍电影的撰稿必须考虑视障人士的经验。“比如《攀登者》里有很多雪崩场景,一般的文本写‘雪崩’就可以了,但有些视障人士未必有‘雪崩’的视觉经验,所以我改成‘大量积雪像瀑布一样往下涌’。我们的脚本还必须对照着电影写,连时间都要掐准,尽量不要让描述画面的语言与电影对白重合。”

  脚本撰稿仅仅是制作“无障碍电影”的第一步。现行情况下要让视障人士与健全观众同步观影,必须由片方提前提供片源;而无障碍电影涉及改编,必须获得片方授权。长期参与无障碍电影公益志愿者活动的上海广播电视台东方广播中心主持人曲大鹏说,这要特别感谢上海电影集团等发行方,“过去我们播放的无障碍电影大多是已进入公版的老电影,但近几年很多片方愿意提供版权,视障人士与健全观众享受电影的时间差越来越小。”

  视障人士仍不愿走进电影院

  前天的国泰电影院2号放映厅与平日不同:第一排的座位前方,趴着多条导盲犬。一名视障人士说,即使有导盲犬辅助,他们平时也不愿进电影院,“电影院座位小,带导盲犬进来不方便。”电影院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一些健全观众不愿意与携带导盲犬的视障人士一起观看电影,也有对导盲犬不受控制的担心。

  尽管目前上海已有18家商业影院提供无障碍电影播放,但张阿姨仍很少出门看电影,“大多数电影院还是没有无障碍场次,我们看电影的方式特殊,没法和普通观众一起看。”

  因为糖尿病导致失明的钟先生对“不方便”也有深刻体会。“我刚才来的路上,顺着盲道走结果撞到墙了,旁边的人跟我说那里有个电箱。”钟先生坦言,如果不是这次活动有志愿者帮忙,又有老朋友一起出行,他并不愿意出门。

  待产业成熟,市场不容小觑

  “无障碍版本的制作成本并不高,绝大部分是撰稿人和配音演员的人力成本。”曲大鹏说,在一些发达国家,很多电影在制作时就有无障碍版本,视障人士和健全观众能同时欣赏。他特别提到Netflix这家美国最大的在线影片租赁商,“他们的影片都带有不同语种的无障碍解说,遥控器一按就能享受无障碍观影。”

  目前,上海一些公益组织已着手这一领域的工作。2016年2月,在市残联的指导扶持下,视障人士韩颖注册成立公益机构“上海光影之声无障碍影视文化发展中心”。上海新华数字电影院线有限公司为“光影之声”提供有版权的片源,将“光影之声”制作的解说词进行语音合成,通过数以百计的数字机顶盒推送到各社区。机构成立3年来,已完成制作超160部无障碍电影。

  “无障碍电影在进入产业化之前,公益组织可承担部分职责,但必须有明确的系统化解决方案。”业内人士以上海为例,目前18家商业院线每年放映200多场次,累计为10余万人次提供观影服务,与视障人士的总量相比仍杯水车薪,“全国有1700余万视障人士,对文化服务需求很大,产业真正成熟的话,市场不容小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