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30余家机构“消失” 上海研究破解“套路跑”

2019-10-15 15:35   来源:澎湃新闻     选稿:郑婕

  报培训机构最怕突然“关门”。

  不仅如此,培训机构“跑路”还有了套路:由一家空壳公司收购经营不善教育机构,赚取账面余额和报名费用后一走了之,消费者维权无门。近日,澎湃新闻记者多方走访发现,2019年这样的现象较为“多发”。

  据上海市消保委透露,2019年已有30余家培训类机构“消失”。这些消失的,既包括正常倒闭的机构,也不乏涉嫌恶意欠费、被物业强制关门的案例。

  上海市单用途预付卡协会透露,目前,上海正研究将教育培训行业纳入单用途预付卡管理事宜。如果通过,培训机构不仅开办门槛提高,还将接受全领域监管。

  “套路跑”在业内已不是秘密

  给孩子在培正逗点报了托班,没上几次课就关门了;转到宝知成,没几天也关门了;再转到凯瑞宝贝,竟然也关门了……更令人震惊的是,这几家培训机构关门前一两个月,有着相同的“套路”:被同一家空壳公司收购,赚够账面金额和转手后消费者报名费用后,人间蒸发。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位于铜川路上的弘基时尚生活广场一楼的“创造力星球乐高STEM中心”,于9月24日悄然关门。10月10日,普陀区市场监管局属地市场监管所约谈该机构负责人黄峥。其表示,该店现有学生80余人,涉及费用约30万元。

  这家机构“关门”的背后,同样有操盘的影子。

  工商信息显示,“创造力星球乐高STEM中心”位于普陀区铜川路68号1号楼一层115-9/115-11室,经营者为上海寅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胡立佳。

  天眼查信息显示,上海寅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企业性质“小微企业”,由上海潜翔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于2019年8月2日100%投资,全资控股。

  值得注意的是,这家上海潜翔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不包括教育培训,但通过实际控股,收购了3家教育相关公司。这3家教育相关公司的相同点,是都有收购相关培训机构,而在收购之后,这些培训机构相继关门。

  因此,有媒体称,这是同一拨人恶意所为,在历次“套路跑”中,用一家空壳公司先将教育培训机构的股权收购并变更法定代表人往往是第一步操作。其目的,是收购之后,赚取商家留下的账面资金,以及“关门”前收取的学员报名费用。

  而之所以说是“空壳公司”收购,是因为这些公司,基本不开展业务,只在收购时出现,培训机构“关门”后,收购公司也随之成为“僵尸企业”。

  据上观新闻报道,粗略统计,2019年上海被一家名为“BO教育联盟”的企业以“套路跑”运作关门的教育培训机构已多达14家,包括培正逗点、馨哈早教、巧恩美语、宝知成、凯瑞宝贝、花园宝贝、维乐教育、梓音艺术空间、创造力星球乐高STEM中心等。受害家长数以千计。

  外语培训类机构“消失”最多

  上海市消保委数据显示,2019年1月1日至10月11日,上海市消保委共受理教育培训服务投诉8237件,其中,投诉量最多的,就是英语类培训。

  与此同时,上海市消保委透露,2019年以来,消保热线已知的,已有30余家培训类机构“消失”。这些消失的,既包括正常倒闭的机构,也不乏涉嫌恶意欠费,被物业强制关门的案例。不管是哪一种,消费者都是最终的受损害群体。

  而培训机构的付款方式,明显成为消费者被套的主要原因。

  投诉显示,培训机构大都将课程周期设置为1至2年,少数长达4年,相应的培训费用高昂,而多数培训机构要求消费者一次性付清费用。

  为消除消费者支付顾虑,有些培训机构通过“引导推荐”或“涉嫌强制”等方式,要求消费者向与其合作的金融机构进行贷款,使消费者以信用风险换取资金保障。有的机构把贷款包装成“免息”、“分期付款”等福利,对贷款限制性条款及风险只字不提,迷惑性较大。

  涉及贷款支付的消费者普遍反映,仅提供姓名、身份证、联系方式、银行卡或信用卡即可申请贷款,整个流程“简易快速”。这其中,有近8成的消费者通过小额贷款公司贷款,手机下载相关应用软件,从注册、申请、提交材料,整个流程仅需几分钟。

  部分消费者甚至反映,培训机构工作人员在他们未充分了解贷款注意事项的情况下,主动帮助完成整个手续,致使消费者“被贷款”。不成熟、不合规、不理性的贷款交易极易引发资金和个人征信风险。

  有望纳入单用途预付卡监管

  培训机构接二连三“套路跑”,为何这么难治?

  一名不愿具名监管人员透露,原因在于“套路跑”钻了监管的空子,当事人在运作中对于法律责任和账目往来均进行了“切割”。操盘人、法定代表人,甚至最后收款方,都是不同主体。即使找到实际操盘人,也缺乏证据指证。机构关门后,变更的法定代表人列入“失信名单”,但这法定代表人,原本也只是花钱找来“顶包”的,甚至人都不在上海。

  对培训机构“收钱、变老板、关门的套路跑”现象,上海市人大代表、上海市律师协会副会长、上海恒建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潘书鸿分析认为,这样的行为已经涉嫌诈骗犯罪。

  潘书鸿称,判断是否成立诈骗与否,有个基本条件,就是看其有没有违背诚信,虚构事实和非法占有财产。一个公司借培训之名,向不特定的民众收取培训钱财后,又不履行承诺,反而变更老板,又关门跑路,这在法律上,就属于诈骗了。

  “这种打着培训为目的公司在设立当初就需要加强监管。”潘书鸿表示,要防范培训机构的“套路跑”,更需要加强“常态监管”。

  上海市人大代表、上海四维乐马律师事务所律师厉明认为,可以借鉴航运界货运代理的办法,机构进入之前,先评估,押一笔资金做诚信担保,并实施更严格的市场管理。

  上海市单用途预付卡协会透露,作为《上海市单用途预付消费卡管理规定》的配套规范性文件,2019年4月1日,上海市政府印发《上海市单用途预付消费卡管理实施办法》,并于5月1日正式实施。